人穷志短,关键还懒。
站内站外都不要转载

给云秀的生贺。
目前正在摸索板子怎么用的阶段【
我真的超级喜欢这个小姐姐!

【楚苏】你情我愿 1~4


很俗气的舞楼老板x富家小姐的设定,全程在码字与游戏中挣扎【……】

别名可以叫做“一见钟情不讲道理”(ummm

感觉自己写不出来古风的那种感觉(……)边写边跳戏边跳边ooc【。

1

“你信不信一见钟情?”

2

苏沐橙清早醒来时,靠着内间的窗架还是半支着的,昨夜风舒月朗,吹进屋内的晨风总归没有渗进几分初春的冷意。

搁在往常,婢女就在门外,做些杂活或是低着头等待差使。只要她开口,总是有手上没有闲活的婢女进来照顾。

等苏沐橙自己梳妆打扮好推开门时,刚买进府里没多久的姑娘还吓了一跳,眼睛眨了几下问小姐您怎么不叫我们侍候。旁边资历久点的婢女隔着薄薄的衣料偷偷掐她冲她使眼色,那姑娘一时猝不及...

想起了以前在群里聊过的一个梗,就是侠女x店小二,突然想起来了嘻嘻嘻。

正文可能要等几百年……

楚云秀是一个侠女,或者说,是一个下山游玩的侠女。

不带剑,不带猫,带走了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子。没钱开锅喻师兄表示他格外委屈。

苏沐橙在兴欣客栈做店小二。客栈的老板娘是陈果,陈果很喜欢苏沐橙写的戏本子。

太太!她就是电她就是光,她就是我人生的方向!陈老板娘欢呼。

楚侠女带着一把钱袋子,从岭南玩到江南。

江南有个格外漂亮的小姑娘,会讲很有趣的故事。

楚云秀想见她。

楚云秀刚到客栈的那一天,客栈打烊,老板娘在做午饭,小唐姑娘在对账本,包莫安罗四人在打牌。

楚云秀刚推开门。

“兄弟我们这...

【楚苏】车

八百字小作文,来个江苏卷放松一下心情吧~【……】
阅卷老师:零分,下一个。

楚云秀摇下车窗,车内开了冷风。她把车停在路旁,等了十几分钟,然后关上车窗,换成室温。

苏沐橙在不远处站着,手上提着几个购物袋。楚云秀透过车玻璃看见她的发梢被风吹的微微晃动。前几天刚过完一阵连绵的雨季,天气凉爽,她们今天早上还说着今年会是一个凉夏。

“我还是哪里都不想去。”苏沐橙还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翻了几个滚,“在家里窝着最舒服了。”

楚云秀正坐在床边穿外套,听见苏沐橙的话,低下头去笑着吻她:“总在家里,都要发霉了。”

苏沐橙应该是看见了她,在那里朝楚云秀挥了挥手。对方身上还是早上出门时穿的连帽衫,袖子和衣摆都很...

【楚苏】 她 end

【私设真的很多……
原著向,沐橙视角,两人三十岁。】

【她】

动笔的那一刻我想了很久,从一切的开始到未来的世俗,连绵而悠长。思绪密密麻麻抽根展芽,包裹住了记忆,丝丝缕缕系住了岁月。我想了想,转过头问她。

“云秀?”

她靠在床背上,借着灯光看书。

“嗯?”

我笑得弯起了眼睛。

“我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

1.

楚云秀小时候真的是不太讨人喜欢。

这是我来她家听她妈妈唠叨的时候知道的,那时她就在客厅看电视,听见我们说笑,叼着根棒棒糖含含糊糊的冲我们反驳。

“喂!妈,你可别给沐沐乱说!”

“怎么乱说了?”伯母撇撇嘴,翻了翻相册,指着其中一张照片对我说:“你看。谁知道怎么回事,云...

捉桃花 end


· 搞个短篇复健一下,我多久没动笔了……【bushi】 

外面的天气看起来并不是太好。苏沐橙坐在沙发上,旁边楚云秀笑眯眯的望着她。屋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刮的风将玻璃门面上半松的符纸吹的“哗啦哗啦”响,但符纸粘在玻璃上的一端似乎很是顽强,仍然藕断丝连着,只是下端的大幅度摆动看着马上就要掉落,苏沐橙望了一眼,只想回到五个小时前狠命摇自己的肩膀——

你清醒些吧!你为什么认为会是这么一个拿练习本写符的女神棍?!你还请她回家!

时间转到五个小时前。

苏沐橙很少为自己所做的决定而后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路搭桥没钱就借,她活了近百年还真没让她遇到什么死缠烂打无理取闹的...

【楚苏】异乡人 3

3
一个年轻姑娘与一只猫的组合听起来是挺不错。楚云秀拎起狸花猫脖子处的软肉将它从饭桌上移开。苏沐橙家里的饭桌不是传统的圆桌也不是普遍的长桌,而是一张不大不小的方桌。这只猫似乎很享受这种在饭桌的舞台中央接受罩灯洗礼的滋味一样,趴在正方形两条对角线的交点之间,精确的曾一度让楚云秀以为这只猫没准每次睡懒觉都要比划个刻度尺好好量一下。每次除非苏沐橙好言相劝乖乖哄它待一边,它才可能会稍稍的挪那么一个小角度,否则就永远是蜷成一个球团在饭桌中央,拿猫屁股看人。

猫被拎了起来,很不满的冲楚云秀叫了一声,只欲挣脱。奈何有一堆积年累月养起来的肥膘傍身,还被人摆弄起一种极不舒服的姿势,它抓,它挠,无奈之下叫了几声,...

楚苏 异乡人 1~2

异乡人

1

——

“呐,楚小姐,那采访就开始咯。”屏幕上亮了亮。 

她坐在电脑面前,愣了一会,又呼了口气,思忖半晌,手指在键盘上慢慢敲打出几个字。 

“嗯,开始吧。” 

——

楚云秀刚来到S市时离毕业也就刚刚两年期满。这边才到早春的时节,早晨探出半个头边打哈欠边到处望,市区间的小街道上,行人穿什么衣服的都有。她吸吸鼻子,缩回头理了理睡得乱糟糟的头发,又回到小床被窝里翻了个身继续睡。但翻来覆去打了几个滚扯了几下被子,还是半眯着眼睛转身钻进了小隔间里的洗手间。 

她只觉得困得慌,嘴里薄荷味的牙膏和着凉水在口腔里生成一点点的泡沫,这种感觉让她...

楚苏 偷窥end

前因不连后果,大概是沐橙是精神病人,总是臆想以前的事

云秀是她的主治医生,至于叶神————

我暂时也不知道

偷窥 

-----

她陷入了一片黑暗。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眼睫毛在眨眼时的颤动,也能清楚的听见自己身体内血液从血管中汨汨流过,心脏在胸腔中有力的跳动。但她就是看不见任何东西。

她尝试向前迈出了一步,如新生儿第一次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一般小心翼翼。

在沉入睡眠的那一刻,她仿佛听见不远处有人在说话。

“她又睡着了。”

好听的女声,如泉水叮咚。

她好像要开始一段爱恋,情愫在身体中蔓延,好似一根藤蔓植物抽展枝芽。

她闭上了眼睛,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转眼便被巨大...

© 铁架台 | Powered by LOFTER